轮椅上的厨师:兄弟就是我的双腿

  陈浩是一名年轻的厨师长,在深圳工作数年后回到长沙,每个月工资上万元。他还拥有温柔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,但2011年7月的一场车祸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  陈浩用双手撑着车门顶部,将自己的身体从轮椅上挪到驾驶位,再把双腿搬进车里。随后,陈浩把轮椅搬到副驾驶位上。搬运之前,他还特意在腿上铺了一块毛巾,以免轮椅弄脏了他的裤子。

  2018年3月,高位截瘫的陈浩拿到了残疾人专用的C5驾驶证,原本不敢独自出门的他,现在也可以自己开车外出谈生意了。“有些客户一看见我都说,就凭我身体不便还自己开车出门谈生意的精神,都要试一下我的货。”陈浩说。

  1月9日中午,陈浩坐在店面的柜台后,在电话中谈着生意,声音时高时低。从产品研发、生产,到市场推广,再到完成交货,陈浩总是坐着轮椅亲力亲为,他说,是创业让他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激情,“我觉得我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,我不把自己当残疾人”。35岁的陈浩已经在轮椅上坐了8年多,2011年的夏天,他因为一场车祸而高位截瘫,腹部以下全无知觉。

  2015年前后,陈浩开始与发小周炳炎一起研发红薯粉,他有12年做厨师的经历,对食材的品质很敏感,虽然之前没有参与过食品研发,但上手很快。而承包水电工程的周炳炎却是刚开始接触食品行业,“其实当时就想着帮他一把。”周炳炎说。在周炳炎和另一位从事食材研发的朋友廖双跳的帮助下,陈浩先后研发出了红薯粉、豆腐干、魔芋豆腐等产品,并在2019年底,与他们合伙,正式成立公司。

  2011年7月的一天下午,陈浩骑着摩托车给儿子送奶粉,与一辆小车相撞,他当场昏迷,醒来已是15天之后。躺在医院的前3个月里,医生和家人都没有告诉他实情,他以为自己只是摔断了腿,还和前来看望自己的同事、朋友聊着出院之后的打算。

  直到3个月后,陈浩发现自己的下半身依然毫无知觉,才从医生口中得知自己是脊髓损伤。“我在手机上一查,才知道自己以后都走不了路了,当时就感觉这辈子完了,那时候我儿子才9个多月。”陈浩说。他一时难以接受自己高位截瘫的事实,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向最亲近的家人和朋友发火,“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把饭菜和餐板全掀了。”陈浩说。

  住院8个月,陈浩做了十几次大大小小的手术。出院也不过是从医院的病床换到了家里的床上。“本来一个正常人,突然要与轮椅为伴,大小便都不能控制,就有点不想活了。”出院之后的一年多里,陈浩自杀过3次,“可能也不是真的想死,反正最后都活下来了”,现在陈浩再回想起这些,甚至觉得当时的自己有些可笑。

  车祸之前,陈浩是年轻的厨师长,在深圳工作数年后,将先进的烹饪技术带回长沙,每个月的工资上万元。而一场车祸却让他的人生发生急转,之后的4年,陈浩都没有工作,总是躺在床上,不愿意出门见人。直到现在,陈浩回家都会特意从地下车库直接上楼,他害怕听见小区里的孩子说:“那个坐着轮椅的叔叔。”

  “这些年线年,陈浩加入了长沙的一个病友群,里面都是和他一样因为脊柱损伤只能坐轮椅的人。第一次参加病友交流会,陈浩就尿湿了裤子,“我当时觉得特别丢脸,他们就开导我,说这个没关系的,只能慢慢来的”。

  病友的陪伴给了陈浩很多安慰,“他们好多都是年轻漂亮的小伙子、小姑娘,跟他们在一起我也不是异类了”。陈浩的心态逐渐平和,不再整日闷在家里,发小周炳炎也感受到了他的变化:“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脾气越来越好,人也比以前乐观一些了。”

  为了担负起对家庭的责任,在车祸后的第3年,陈浩开始工作了。他凭借着做厨师的经验和资源,将食材买回来之后,再卖到餐馆、超市赚差价。“做了一两年之后,我觉得这也不是长久之计,就开始尝试做食材的研发和推广。”

  周炳炎和陈浩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,初中毕业之后,陈浩跟着厨师做学徒,周炳炎则做起了水电工,在外承包工程。陈浩出车祸之后,周炳炎便常和朋友们隔三差五地去他家,陪着他聊天、打牌,见他情绪低沉,周炳炎心里也着急,主动提出:“如果你想创业,我一定尽自己所能帮你。”

  陈浩记得,就在2019年12月,和周炳炎一起出去跑业务时,自己突发高烧,上半身冻得不停颤抖,“当时开了空调也没用,我兄弟就把衣服脱了,盖在我身上”。陈浩说:“兄弟就是我的双腿,这些年真是多亏了他啊。”

  “我们2020年的目标就是,在长沙市内,有至少2000家摆着我们家产品的社区生鲜店。”陈浩说。